派格传媒:泛娱乐时代的整合运营之梦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wenhuadongtai/2017-02/94697.html     “派格”在希腊神话中是飞马的意思,因此,派格传媒控股集团(以下简称“派格传媒”)董事长兼总裁孙健君将派格传媒所涉足的业务板块比喻为飞马的四足两翼。“四足”分别是影视、互娱、演艺和会展,以“四足”为基础向智慧教育、电子商务“两翼”拓展。拥有经验丰富的团队和中外资源的派格传媒,也借此从泛娱乐的内容集成向整合运营转型。

派格传媒:泛娱乐时代的整合运营之梦


派格传媒:泛娱乐时代的整合运营之梦

    “派格”在希腊神话中是飞马的意思,因此,派格传媒控股集团(以下简称“派格传媒”)董事长兼总裁孙健君将派格传媒所涉足的业务板块比喻为飞马的四足两翼。“四足”分别是影视、互娱、演艺和会展,以“四足”为基础向智慧教育、电子商务“两翼”拓展。拥有经验丰富的团队和中外资源的派格传媒,也借此从泛娱乐的内容集成向整合运营转型。起飞在即,派格传媒能否建立自己的泛娱乐王国呢?

    派格传媒出品的项目

    □□ 本报记者 鲁娜

    采访孙健君在一个北京的冬日。两个多小时的交流,孙健君娓娓道来,抽丝剥茧般地分析了派格传媒及其所涉足的各项产业架构,拨开了之前的种种迷雾。

    孙健君给人印象是喧嚣时代的一个清醒的文化产业探索者。其操盘的派格传媒是一个有着24年历史的老牌民营文化企业,其身上既有脱胎于中影集团的资源烙印,也有在中外电影投资、开发、制作、运营等领域积累的扎实业务能力。让人惊讶的是,虽然涉足电影产业的作品不多,但派格传媒却做到了“零亏损”。这自然得益于孙健君对无论是国产电影还是合拍片优秀的整合运营能力。

    曾在美国生活多年的孙健君,拥有令人羡慕的好莱坞优质资源。在行业资源、人才、项目、资金等方面积累多时之后,派格传媒也开始从幕后走向台前,搭建其“四足两翼”的泛娱乐自主业务链闭环,这一深思熟虑的战略,则将从其最擅长的电影入手。

    创新打法 合拍片要“中餐西吃”

    此前派格传媒已经参与开发、制作或发行多部中美、中韩合拍片,如《重返20岁》《鸣梁海战》《卧虎藏龙2》。更早之前,派格传媒出品的《爱情呼叫转移》《命运呼叫转移》也在发行、广告及商务复合盈利的同时开启类型片系列化运营的先河。

    作为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出口基地),且连续数年荣获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荣誉的派格传媒,企业内流淌着丰富的中美双基因。

    派格传媒可能是首个中美合作的民营影视文化公司。24年前,北京电影制片厂拿出特技厂,与孙健君带来的美方资金、技术一起组建了派格传媒。在文化产业尚未形成概念的当时,该公司的成立志在将好莱坞的优秀技术、人才特别是后期制作技术引入国内,同时学习其成熟的产业运营系统。完成股份制改造成立中影集团后,派格传媒正式独立,与中影集团的合作却并未因此结束。

    去年12月,中影集团、派格传媒及一家香港公司共同发起创建了“中美电影合拍项目开发基金”,基金规模为1亿美元,用于投资中美合拍电影项目的系统开发,包括购买优秀IP及剧本等相关版权费、支付编剧酬金及主创人员定金等。中影集团看重的,正是派格传媒此前已经积累的丰厚合拍资源和实操能力。

    受制于进口配额,近年来合拍片市场风生水起,但一直伴随着质疑,甚至有业内人士直言,中美合拍片始终未打入好莱坞核心圈层。近日中美合拍片《长城》上映引发的争议,也再次将合拍片置于风口浪尖。

    对此,孙健君向记者介绍,派格传媒在合拍片中一定是处于主导地位,而且并非在好莱坞外圈打转,而是集结了众多优质资源。例如,《卧虎藏龙2》就是其与好莱坞知名制片公司美国韦恩斯坦公司共同出品。该片虽然在国内票房成绩平平,但早已在海外收回投资。

    “《卧虎藏龙2》以7000多万美元价格卖给美国视频网站Netflix,单单在美国市场就回收了全部成本,而且发行收入几乎是近两年所有中国电影在国外收益的总和。其中,派格传媒享有该片全球收入的10%和中国所有权益的75%。这是一部典型的合拍片,中国故事、中方执导,主角均为中方演员,不同的是《卧虎藏龙2》从一开始就剑指美国电影市场,而非国内市场。”孙健君说。

    相比于合拍片能够规避进口配额、更便利地在国内上映,孙健君更看重合拍片在美国的市场红利。他表示:“派格传媒未来要开发的是中美题材的世界电影,即中国故事、世界讲述、国际发行。《卧虎藏龙2》的成功经验告诉我,目前阶段只有通过‘中餐西吃’才有可能成功打入国际市场。”

    多足鼎力 撑起泛娱乐基础架构

    电影板块只是派格传媒广为人知的业务之一,事实上,派格传媒已经建立起派格影业、派格华创演艺和派格华创会展、派格互娱、派格华莘智慧教育公司等多个公司整合运营的业务体系。

    记者综合整理后发现,派格传媒业务看似繁杂,却有其内在逻辑。

    派格的演艺板块此前主攻国内外大型庆典、开闭幕式活动等;派格会展板块在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多个场馆均有会展设计、承制和运营项目;派格华莘智慧教育则正在打造中小学义务教育多媒体互动教学视频库,深耕教育多媒体这一广阔市场。

    “在内容集成的基础上,派格传媒将自己定位为泛娱乐、多媒体整合开发运营商,在加速影视、视频、演艺和会展业务有机协同发展的同时,向最具发展潜力的两个方向——智慧教育和电子商务积极拓展,发掘泛娱乐生态体系中的新蓝海。”孙健君说。

    派格传媒正在将中小学9522堂课、2.5万个知识点用视频形式展现,形成巨大的多媒体智慧教育资源库。“目前我们已经完成1/5,相关视频已经在北京等地投入使用。虽然仍在投入阶段,但目前已经签下3000所学校,收入开始进账,盈利模式已经成型并显现。”孙健君判断,相比电影票房的百亿元市场,教育市场则是以万亿元计算的更大市场,未来的教育将从黑板上转向多媒体化。

    派格传媒的另一方向则是娱乐化电子商务。“我们不做电商,而是做娱乐化,线上用视频引流,线下通过展演做互动体验。”他表示,演艺、会展、视频、影视将成为泛娱乐引流、引爆的系统工具,诱发时尚消费欲望,孵化产品附加值,直接促成消费,并分享产品销售利润。

    这并不是一厢情愿。目前,派格传媒的视频基地已经落地位于河北大厂、华夏幸福运营的大厂影视小镇,影视主题旅游消费体验乐园也陆续进驻上海、新疆喀纳斯等地。其中,视频基地是派格传媒整合各业务的基础。

    孙健君介绍,派格传媒在大厂影视小镇的泛娱乐多媒体制作基地近4万平方米,前期土地、土建由华夏幸福打造,派格传媒负责多媒体系统软件及设备的投入和运营。这将是一个4.0时代的多媒体视频基地,是一个可实现实时拍摄、实时合成、实时播出、实时交互的情境化拍摄棚。

    谈及这一视频基地的市场出口,孙健君信心满满。“第一代的电影棚、第二代的电视剧和综艺节目摄影棚已非常常见,‘互联网+’时代风靡的是网络、手机视频等新媒体视频的系统制作棚,这几乎是空白。”孙健君表示,仅仅是派格传媒自身的教育、娱乐化电子商务的视频制作体量,就已经足够消化这一视频基地的产能。

    “未来将是视频特别是短视频的天下,视频将成为人们的第一沟通、交易、体验工具。”孙健君表示,视频需要有规模化、集约化及体系化的制作基地做支撑,才能有产业化发展的可能。正是基于这个判断,大厂视频基地除了服务于派格自身业务外,还将服务于手机视频、短视频、VR、AR、MR等拍摄方,为数字娱乐内容的创作、制作、转传、直播和存储,提供系统化、流程化、一站式的服务和保障。

    回归常识 贯通全业态的生态链

    2016年,中国电影票房增速明显放缓。孙健君认为,这是产业发展从低速、高速到过速之后的结果,2017年中国电影市场将回归均速,因此现在也比任何时候都需要系统引进、借鉴好莱坞的产业运营体系,摒除之前的资本概念浮夸之风,回到产业运营常识。

    尽管在转型之路上已经大踏步迈进,孙健君表示:“电影板块始终是派格传媒业务的‘皇冠’,是能够瞬间闪亮的‘焰火’,而视频则是转型的根本。”目前,派格传媒旗下的派格影业已积累优质IP近40个,已系统开发并在近两年陆续开拍的影视项目有15个,正全面布局并系统实施中美韩国际化全球运营。

    “国际化”一直是派格传媒的运营秘籍,好莱坞的大制片运营体系早已深入其骨髓。通过四五年时间的积累,派格传媒已为中美电影合拍项目开发基金储备了12个合拍项目,并就第一批项目的系统开发与多位好莱坞顶级制片人、导演、编剧达成合作意向,项目包括《世界边缘》《最强大脑》《黑神驹》《史迪威将军》等。

    “中国故事、世界讲述、国际发行”将成为这些合拍电影的核心基因。“例如,基金第一批开发项目中的传记题材人文电影《史迪威将军》,就是取材二战中美国史迪威将军与中国军民共同抗击日军的故事,开发期由派格传媒主控,美方制片人已经敲定,均属好莱坞一线的制片。”孙健君说。

    “我们为什么重视和美国的合作?好莱坞电影体系层次分明、格局完善,派格传媒要做的就是取经、借力、借平台,最终再分利。”孙健君表示,派格传媒并没有向好莱坞六大巨无霸电影集团看齐,而是希望成为像第二层30多个以制片人为核心的电影开发运营公司一样的中坚力量,不求最大,但是每年能够主导运营出3到5部的优秀品质电影。

    “中国电影行业最缺的就是尊重电影艺术、市场、投资规律的中坚力量。当下急需系统性地解决问题,而不是以点带面、碎片化修复的时候。”与此同时,孙健君也不忘其整合之梦。“在操盘电影项目的同时,派格传媒也谨记自己并不是一个电影运营商,而是泛娱乐整合运营商,手脚并用,在做电影的同时,也将会展、演出、电子商务业态贯通其中。”

    在孙健君看来,文化产业的盈利模式来自三大方面:内容、广告和产品消费,前两者的总收入加起来还不如产品消费的零头。“文化产业的核心价值应是孵化、引流、引爆产品,增加产品的附加值,形成消费趋势。”因此,派格传媒转型的真正目的,也正是线上以视频引流,线下以展演互动,为产品引流、引爆体验,激发购买欲,而并非简单的影视植入。

    这将是派格传媒自身盈利模式的巨大转变。“派格传媒将通过与资本、产业基金合作,搭建出一个O2O(线上到线下)平台,做真正的泛娱乐电子商务。我们将和设计师、厂家、编导演共同谋划,将娱乐作为产品营销的引爆器、孵化器,深度发掘文化产业的附加值。”孙健君表示,内容的剩余价值将比内容本身拥有更大的市场空间,派格传媒想做的就是将这一过程平台化运作,其中,派格传媒除了搭建平台外,主攻娱乐引流,坐享分成。

    为此,派格传媒一直在努力“挖地基”,其储备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各业务板块能否贯通,将是其泛娱乐王国能否起飞的关键。“派格传媒今年将进入高速建设期,我们的目标是收入8亿元、净利润1.5亿元。”

    在内容附加值的探索之路上,派格传媒不是第一家。其转型之路看似业务全面铺开,但并非一家重资产企业,更像一家平台化运营公司。“在融资手段上,除了中美电影合拍项目开发基金,我们目前正在和产业基金、项目投资基金、股权并购基金进行全方位的合作,同时我们已全面启动国内A股上市的筹备工作。”孙健君说。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