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戏晋京剧评】作为“这一个”滕子京——评巴陵戏新编历史剧《远在江湖》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wenhuadongtai/2016-09-10/70875.html 作为年度重头戏打造的新编历史剧《远在江湖》,演职人员达100多位,几乎动用了岳阳市巴陵戏传承研究院的全体力量,规模大,表演佳,地方特色和创新意识突出,思想性和艺术性结合得好,现实主义情怀和浪漫主义精神有机融合,是一台“走进去”看沉醉、“跳出来”看有味、“拿出来”看靠谱的好戏。剧中主角滕子京的塑造尤为成功,创排者运用了多种艺术手法,终把“这一个”立体丰满地呈现在观众面前,深深打动着观众,从而达到了“以戏传人”,为滕子京“立传”的比较理想的艺术效果。 一、滕子京形象的正面塑造 剧中,滕子京遭到贬谪,来到问题丛

【湘戏晋京剧评】作为“这一个”滕子京——评巴陵戏新编历史剧《远在江湖》


作为年度重头戏打造的新编历史剧《远在江湖》,演职人员达100多位,几乎动用了岳阳市巴陵戏传承研究院的全体力量,规模大,表演佳,地方特色和创新意识突出,思想性和艺术性结合得好,现实主义情怀和浪漫主义精神有机融合,是一台“走进去”看沉醉、“跳出来”看有味、“拿出来”看靠谱的好戏。剧中主角滕子京的塑造尤为成功,创排者运用了多种艺术手法,终把“这一个”立体丰满地呈现在观众面前,深深打动着观众,从而达到了“以戏传人”,为滕子京“立传”的比较理想的艺术效果。

 

一、滕子京形象的正面塑造

 

剧中,滕子京遭到贬谪,来到问题丛生、百废待举的巴陵郡治上任,然而他并没有被面前的困难所吓倒,而是很好地做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一心为民排忧,全力为民解难,把个人得失、功名利禄置之度外。他整顿吏治,清除湖霸,鼓励农垦,兴修水利,开办学堂,重修名楼,终使巴陵大地面貌焕然一新,百废俱兴。尤其在解决府库空虚的根本问题上,他想尽办法、历尽艰辛、反复权衡,最后“用雷霆手段,显菩萨心肠”,终于使得问题迎刃而解。在编剧设置的一场场矛盾冲突中,滕子京“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崇高情怀得到了生动的艺术展现。该剧人因事显,明心见性,塑造的滕子京形象鲜活、精神饱满,完全能够在舞台上“立”得起来。

 

二、官员同僚们的侧面烘托

 

滕子京出场之前,该剧先行安排即将成为滕子京同僚的石光、吴应启、邓翌晨、胥强、王子达一干五人登场,这当然是戏剧惯用的“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法,从侧面介绍滕子京的为人和经历。他们设身处地为滕子京着想,料得滕子京受到打击,从三品京官贬到六品郡守,绝对不会再想干事、干实事了。以己度人,终究被后来滕子京的所作所为完全否定,至此高下已判,这是第一层在“虚与实”中见烘托。滕子京刚上任,五人不管不顾,却要去为湖广镇抚使王钧弟祝寿,被滕子京喝止,后来他们又要强行去拜望王钧弟,又被滕子京劝住,去与不去,这是第二层在“强与弱”中见烘托。第三,当王钧弟要追查“政府讨债”行为的责任时,五同僚只有求告,而滕子京却大义凛然敢于为民请命,这是第三层在“是与非”中见烘托。通过这层层烘托、步步推进,滕子京的形象就腾云而出、卓然而立了。

 

三、王钧弟角色的反面衬托

 

剧中,王钧弟作为滕子京的学生,同时又是他的上司,扮演着一个必不可少的角色,在剧中起到了相反相成的作用,学生的卑劣和龌蹉成就了老师的高尚和仁义。师生之间的矛盾冲突是推动整个剧情向前发展的主要力量。起初老师有求于学生,学生却要借机摆谱,仗势压人,老师却始终能保持着进退有据,并不委曲求全,这是“礼与非”的对照。老师被贬,历尽无数周折,想到的是为民办实事,学生身居高位,却只知道贪图名利,处处想到的是自己的个人利益,这是“义与利”的对照。老师无情打击无道奸商,图的是百姓的幸福指数,似恶而实善,学生借口老师滥用职权,打着为民做主的旗号,图的却是无情报复老师,似善而实恶,这是“善与恶”的对照。有了王钧弟这个角色的设置,剧中那“白者愈白,黑者愈黑”的效果就不言而自明了。

 

无论如何,一台戏的主角能够很好地“立”起来,是其获得成功的前提条件之一。《远在江湖》是台好戏,关键就在于“这一个”主角塑造的成功。但是要想把它进一步打造成为精品,甚至成为经典,那就尚需假以时日,付出更大的努力,进行不断的加工打磨方可。比如在剧情推动的内生力、人物关系的处理上、矛盾冲突的尖锐、情节设置的合理方面要下更多力气。

作者:陈善君(湖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