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后遇过王倚饮赠歌》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shiciku/619274.html 麟角凤觜世莫识,煎胶续弦奇自见。
尚看王生抱此怀,在于甫也何由羡。
且遇王生慰畴昔,素知贱子甘贫贱。
酷见冻馁不足耻,多病沈年苦无健。
王生怪我颜色恶,答云伏枕艰难遍,
疟疠三秋孰可忍,寒热百日相交战。
头白眼暗坐有胝,肉黄皮皱命如线。
惟生哀我未平复,为我力致美肴膳。
遣人向市赊香粳,唤妇出房亲自馔。
长安冬菹酸且绿,金城土酥静如练。
兼求富豪且割鲜,密沽斗酒谐终宴。
故人情义晚谁似,令我手脚轻欲漩。
老马为驹信不虚,当时得意况深眷

《病后遇过王倚饮赠歌》 唐 _ 杜甫


  • 时间:2018-05-22 01:51:28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杜甫
标签:病后遇过王倚饮赠歌杜甫 杜甫|

《病后遇过王倚饮赠歌》 唐 杜甫


麟角凤觜世莫识,煎胶续弦奇自见。
尚看王生抱此怀,在于甫也何由羡。
且遇王生慰畴昔,素知贱子甘贫贱。
酷见冻馁不足耻,多病沈年苦无健。
王生怪我颜色恶,答云伏枕艰难遍,
疟疠三秋孰可忍,寒热百日相交战。
头白眼暗坐有胝,肉黄皮皱命如线。
惟生哀我未平复,为我力致美肴膳。
遣人向市赊香粳,唤妇出房亲自馔。
长安冬菹酸且绿,金城土酥静如练。
兼求富豪且割鲜,密沽斗酒谐终宴。
故人情义晚谁似,令我手脚轻欲漩。
老马为驹信不虚,当时得意况深眷。
但使残年饱吃饭,只愿无事常相见。

作品赏析:
【鹤注】梁氏编在至德二年,观诗云“但使残年饱吃饭”,略不及丧乱之意。据公《秋述》云:“秋,杜子卧病长安,旅况多雨,当时车马之客,今雨不来。”又云:“四十无位。”当是天宝十三年,与“素知贱子甘贫贱,酷见冻馁不足耻”之句合耳。【朱注】诗有长安金城语,必京师作也。

  鳞角凤觜世莫辨,煎胶续弦奇自见①。尚看王生抱此怀②,在于甫也何由羡③。

  (从王倚交情,冒起全意。王生为人,如麟角凤觜,世莫能知,于其敦笃交情,乃见特异,如煎胶续弦,始验其奇也。何由羡,言不能及其高怀。)

  ①【卢注】此以煎胶喻交情,即所谓胶漆虽坚,不如雷与陈也。《十洲记》,凤麟洲,在西海中央,洲上专多凤麟,数百合群,仙家煮凤喙及麟角,台煎作胶,名为集弦胶,或云连金泥。此胶能属连弓弩断弦,折剑亦以胶连之。②潘岳诗:“王生和鼎实。”③《诗》:“无然歆羡。”

  且过王生慰畴昔①,素知贱子甘贫贱。酷见冻馁不足耻②,多病沉年苦无健③。王生怪我颜色恶④,答云伏枕艰难遍⑤。疟疠三秋孰可忍⑥,寒热百日相交战⑦。头白眼暗坐有胝⑧,肉黄皮皱命如线⑨。

  (此病后过王,而叙问答之词。上四,于初过时,自揣贫病之态。下六,于相见时,备述多病之状。)

  ①慰畴昔,慰己宿愿也。《记·檀弓》:“畴昔之夜。”注:“畴,发语辞。”②酷见,犹云惨逢。《世说》:“陶侃家酷贫。”《左传》:“三老冻馁。”③庾信诗:“茂陵忽多病。”沉年,终年也。④颜色恶,谓病容枯槁。《世说》:“郭璞意色甚恶。”⑤魏文帝《燕歌行》“耿耿伏枕不能眠。”《诗》:“遇人之艰难矣。”⑥《周礼》:“疾医皆有疠疾。”又云:“秋时有疟寒疾。”《内经注》:时疫忽行,受其虐厉,故疟从虐,病从厉。《诗》:“如三秋兮。”⑦《内经》:“阳维为病苦寒热。”又云:“阴阳上下交争。”王献之书:“端坐将百日。”王粲《神女赋》:“心交战而贞胜。”⑦《广韵》:“胝,皮厚也。”⑨经又云:三阳为病,发寒热,其传为索泽,即张仲景所谓脱皮肤甲错也。命如线,言性命几绝。《越绝书》:“中国不绝如线。”

  惟生哀我未平复①,为我力致美肴膳②。遣人向市赊香粳③,唤妇出房亲自馔④。长安冬殖酸且绿⑤,金城土酥净如练⑥。兼求畜豪且割鲜⑦,密沽斗酒谐终宴⑧。故人情义晚准似⑨,令我手中轻欲旋⑩。

  (此王生留饮而记款待之情。乍见而怪,久视而哀,见疾痛相关。手足轻旋,享美膳而沉疴顿去也。)

  ①《韦玄成传》:“嘉气日兴,疾病平复。”②汉古歌:“东厨具肴膳,椎牛烹猪羊。”③《南都赋》:“滍皋香秔。”④《颜氏家训》:“妇主中馈。”⑤《周礼》:七葅。注:“全物若■为葅,细切为虀。”崔寔《四民月令》:九月作葵葅,其岁温,即待十月,【邵注】“葅,醃菜也。”⑥《唐书》:金城县,属京兆府。至德二载,改名兴平。《长安志》:京兆府岁贡兴平酥、咸阳梨,不列方物。赵曰:土酥者,土产之酥。梦弼曰:酥,牛羊乳所为,色白如练也。谢朓诗,“澄江净如练。”⑦《山海经》:豪彘,状如豚而白毛。畜豪,即豪猎。《西京赋》:“割鲜野食。”⑧杨恽书:“斗酒自劳。”曹植诗:“终宴不知疲。”⑨任昉诗:“犹我故人情。”《世说》:“情义随笃。”⑩【朱注】:旋,谓手足旋转。《唐书》:安禄山作胡旋舞,其捷如风。

  老马为驹信不虚①,当时得意况深眷②。但使残年饱喫饭③,只愿无事长相见④。

  (未感王生交谊,应前煎胶续弦。老马二句,申上情义谁似,言众皆轻己,况能深眷乎。但使二句,申上手脚轻旋,言此后健饭,庶得常见也。此章起结各四句,中二段各十句。)

  ①《诗》:“老马反为驹,不顾其后。”按:老马为驹,两说不同。《诗笺》云:此喻幽王见老成之人,反侮慢之,视如幼稚,不自顾念年老人之遇己,亦将然也。《朱子集传》云:但知谗害人以取爵位,而不知其不胜任,如老马惫矣,而反自以为驹,不顾其后将有不胜任之患也。此诗若主前说,乃时辈轻侮之喻,正与情义谁似相关。若主后说,乃老年力疾之喻,又与手足轻旋相合。前说,钱谦益用之,后说,刘会孟用之。朱注则主前说,而驳后说。②《杜臆》:近世人情,当时得意,过则忘之,况肯如王生之深眷乎。一说:平时意气相得,况今日又深加眷注,此王生情义之过人也。前说,“当”字读去声;后说,“当”字读平声。谢安《与支遁书》:“得意之事,殆为都尽。”③《南史》:陈暄书:“寂寥当世,朽病残年。”④《左传》:张趯曰:“子其无事矣。”杜诗长篇起局,或比或赋,多是摄起全篇。此章麟角二句,旧注谓比王生抱负奇才,必用世乃见,于篇中不相关涉。唯卢元昌之说,独得其旨。盖公过王倚时,本尫赢病躯,及与之谈情愫,留欢宴,不觉手足轻旋,沉疴为之顿起,真有似乎煎胶续弦者。通篇脉络照应,确不可移。此章赠王倚,后有《赠姜七少府》诗,皆用方言谚语,盖王、姜二子,本非诗流,故就世俗常谈,发出恳至真情,令其晓然易见。文章浅深,随人而施,此其所以有益也。
-----------仇兆鳌 《杜诗详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