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世界读书日:大连图书馆馆长辛欣女士话读书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News/2021-04/1316062.html 大连图书馆馆长辛欣编者辛馆长,又是一年读书日,去年的今天我们对您做了专访,今天还想借着读书日的机会再和您聊聊读书。——辛馆长现在世界各地的节日很多,一年之中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日子都被赋予了各种主题。节日的设立大多是为了纪念某个人或某件事,又或是为了强调某种行为的重要性,而所强调的行为往往是人们的重视程度不够或被大众所忽略的,读书即在此列。读书日原称&l

【专访】世界读书日:大连图书馆馆长辛欣女士话读书


【专访】世界读书日:大连<a href=http://www.chnlib.com/tags/tags-%E5%9B%BE%E4%B9%A6%E9%A6%86-0.html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图书馆</a>馆长辛欣女士话读书 

大连图书馆馆长    辛欣

编者

  辛馆长,又是一年读书日,去年的今天我们对您做了专访,今天还想借着读书日的机会再和您聊聊读书。——辛馆长


  现在世界各地的节日很多,一年之中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日子都被赋予了各种主题。节日的设立大多是为了纪念某个人或某件事,又或是为了强调某种行为的重要性,而所强调的行为往往是人们的重视程度不够或被大众所忽略的,读书即在此列。

  读书日原称“世界图书日”,最初是由国际出版商协会发起的倡议,后由西班牙将方案转给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95年被正式确立,时间是每年的4月23日。设立读书日的目的是为了推动更多的人去阅读和写作,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尊重和感谢为人类文明做出过巨大贡献的文学家、科学家、思想家。所以,读书日归纳起来有三重意义:一是向为人类文化做出突出贡献的人致敬;二是保护知识产权;三是促进大众阅读。

编者

  咱们国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倡导大众阅读的?—— 辛馆长


  我们中华民族是个爱读书的民族,历史上关于读书重要性的论述数不胜数,比如:读书之于修身“立身以立学为先,立学以读书为本”(欧阳修);读书之于齐家“道德传家,十代以上;耕读传家次之;诗书传家又次之,富贵传家,不过三代”;读书之于治国“读书谓已多,抚事知不足”(王安石);读书之于平天下“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天下开太平”(张载);读书之于个人幸福“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安居不用架高楼,书中自有黄金屋。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男儿欲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赵恒)。

  我们党和国家也非常重视读书,1999年提出“倡导全民读书,建设阅读社会”的号召,2016年制定了《全民阅读十三五规划》,这是首个国家级全民阅读规划。习近平总书记在2009年中央党校春季开学典礼上曾专门作过“爱读书 读好书 善读书”的讲话,强调读书对于个人成长和国家治理的重要性。李克强总理从2014年开始,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都会提到促进全民阅读的内容。2017年《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和2018年《公共图书馆法》的颁布实施,更是将阅读作为“提高公民科学文化素质和社会文明程度,传承人类文明,坚定文化自信”最有效的途径予以国家法律层面的确认。

编者

  与以往相比,现在的阅读有什么不同?——辛馆长


  这个问题有点儿大。阅读离不开文字,人类有文字之后才有阅读,随着文字载体的不断变化,阅读方式也在不断改变。《尚书•多士》载“惟尔知,惟殷先人,有册有典,殷革夏命”,其中“册”与“典”就是中国较早的书籍。中国汉字不仅有读音,更重要的是表形表义,“册”展现的是用绳子将有文字的竹简串在一起,而“典”则是将“册”(也可以是公告牌、神谕碑等)放在供奉神灵的桌几上面,“典”的上半部为书,下半部为桌子。由此看出“典”与“册”的区别在于份量不同,“典”不是一般的书,而是有重要意义的文献,“经典”即从此说。除去竹简,中国古代记录文字信息的载体还有很多,如泥版、帛书、沙盘等,通常用“三坟”“五典”“八索”“九丘”概括。

  人类最初由于文字书写的困难,加之载体原料匮乏,存世的书籍很少,阅读的门槛很高,能识字、有书读的人非富即贵、凤毛麟角,历史上这种阅读状态持续的时间比较长。随着技术的进步,人类阅读方式产生了两次明显的变化:第一次是15世纪现代印刷术产生,世界印刷品陡然增多,阅读的门槛降低,阅读的人群增加;第二次就是当代计算机网络及数字媒体技术的出现,文字信息载体和阅读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据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第五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2008年在中国有阅读习惯的人中只有20%读过电子图书,而到了2019年这个比例上升到71.6%。目前2020年的数据还没出来,估计会更高。去年因为疫情,各地图书馆曾一度关闭,由线下服务改为线上服务,数字资源的使用率大幅上升,仅以大连图书馆为例,2020年电子文献外借量是纸质文献外借量的8.79倍,手机图书馆的访问量达到4726.78万次,比2019年增加了近一倍。人们的阅读方式发生了重大改变,纸制文献不再是信息的唯一载体,人们由单纯读纸质书报刊的传统,转变为通过手机、电脑等设备使用数字资源,观看、聆听、体验成为现代化的新型阅读方式。

编者

  读者阅读方式的改变会给图书馆服务带来哪些变化?——辛馆长


  印度学者阮冈纳赞提出的图书馆学五定律(“书是为了用的”“每个读者有其书”“每本书有其读者”“节省读者的时间”“图书馆是一个生长着的有机体”)可以很好地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图书馆作为社会最大的文献信息存储中心,其收藏的内容会更加丰富,种类也会更加齐全,要做到应收尽收。英国科学家赫胥黎有一句名言“Try to learn something about everything and everything about something”(尽可能广泛地涉猎各门学问,并选择其一深入研究),这其中就涵盖了当代图书馆收藏的两个标准:“something about everything”是指“一切的一”,即广博意义上的全;“everything about something”是指“一的一切”,即某个领域内的精,突出专业性。随着信息载体和阅读方式的改变,各种网络多媒体资源都将成为图书馆的馆藏,并且最终形成有特色的资源体系。其次,拓宽工作思路,创新服务手段,提高馆藏资源的利用率也将成为图书馆的发展方向。最近网络盛行直播带货,图书馆员可以效仿做直播荐书,充分揭示馆藏,让每个人都能找到想读的书,让每一本书都能找到合适的读者。另外,图书馆作为一个生长的有机体,其存在即是吸收能量与释放能量的过程,在受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影响而改变的同时,又带给环境以改变,运用专业能力将散乱无序的信息组织成知识体系,再进而提炼出思想,深化读者服务,促进读者良好品德的形成和聪明智慧的开启,从而实现以文化天下的目标。

编者
  目前大众喜欢读哪类书?阅读倾向是什么?您在这方面有哪些建议?——辛馆长


  通过长期对读者阅读的调查,我们发现读者读书的目的主要分三类:谋生(升学、就业、晋级)、谋心(休闲、娱乐)、谋道(学术研究)。从大连图书馆2020年阅读大数据看,最受读者欢迎的几类图书是文学、历史地理、工业技术、艺术、语言文字,借阅次数最多的是《习近平用典(第一辑》(31519次)、《自卑与超越》(30627次)、《傲慢与偏见》(26091次)。这些数据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读者目前的阅读倾向,阅读的功利性正在弱化,提升修养和抚慰心灵成为更多人的阅读追求。

  关于阅读内容的选择,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没有统一的标准。前不久国家图书馆副馆长张志清先生邀请201位各行业代表荐书,共推荐古代典籍68种。我所推荐的是儒、道、释的代表作《中庸》《道德经》《金刚经》,属于教化类文献。其实,我虽然主张各类书都要读,也同意开卷有益、凡有所学皆成性格的说法,但在阅读中最看重的还是哲学类的文献,“观水有术,必观其澜”(《孟子•尽心》),“无乐小乐,小辩小慧,观求大者,乃获大安”(《法句经》)。哲学的本义是爱智慧,多读哲学著作,可以增长人的智慧。

编者

  感谢您的分享。您还有什么话想和读者说?——辛馆长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愿大家多读书、常读书,将阅读融入生活之中,终身与书相伴,在生活中阅读,在阅读中生活。

  辛欣,女,汉族,1965年生。1990年毕业于河北大学教育系外国教育史专业,教育学硕士,研究馆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现任大连图书馆馆长、辽宁省职称评定委员会专家委员、中国满铁资料研究会副会长、全国信息与文献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大连市图书馆学会理事长、大连市“鸿雁联盟”专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