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王德峰:经典阅读与我们的时代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News/2021-03/1314063.html ▲王德峰,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阅读经典就是在阅读自己的生命感受阅读经典并不是找知识,我们和经典的关系不是和物理教科书的关系,不是和计算机教程的关系,而是在阅读自己的生活,阅读自己的生命感受。不读自己的生命感受可以吗?当然也可以活下去,但面对不了痛苦。所以,当我们阅读经典的时候,是把我们本已有的,但是零星的、散漫的,不同境界的生命感受提升为生命境界,一旦生命境界形成,

转载|王德峰:经典阅读与我们的时代


转载|王德峰:经典阅读与我们的时代

▲王德峰,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

阅读经典就是在阅读自己的生命感受

阅读经典并不是找知识,我们和经典的关系不是和物理教科书的关系,不是和计算机教程的关系,而是在阅读自己的生活,阅读自己的生命感受。
不读自己的生命感受可以吗?当然也可以活下去,但面对不了痛苦。所以,当我们阅读经典的时候,是把我们本已有的,但是零星的、散漫的,不同境界的生命感受提升为生命境界,一旦生命境界形成,智慧自然就来了。
如果一部经典中,某些话你不懂,没关系,先放着,因为你此时尚缺乏相关的生命感受。凡是你读懂的,那叫会心一笑,深得吾心,那就是你这种生命感受得到提高了。你把这种生命感受拿出来翻捡过了,并且它引领你上升为生命境界。

转载|王德峰:经典阅读与我们的时代

你的生命感受让你比较亲近道家,他的命运体验让他比较亲近儒家,这都有可能,每个人会有自己的选择。所以经典不是外部的客观知识,它在不断启迪我们的心灵,是我们心中潜伏的东西的展现。它展现的恢宏、阔达、深远,那你的心灵就得到了充分的滋养,这就是我们和经典的真实的关系。
心灵的恢宏、阔达、深远为什么重要?当我们走到人生的十字路口,面对命运的抉择,你会用什么方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拿一张白纸,分为左栏和右栏,根据你的知识和经验,左边一栏写上往左边这条路走的话利有多少条弊有多少条;右边一栏写上往右边走的话利有多少弊有多少,然后做一个理性的计算,哪条路利多弊少,就走哪条路,是不是可能用这种方法来做出重大的决定?就我个人来讲,我碰到过几次命运的抉择,我知道抉择是不可能通过理性的计算来完成的。这时候头脑的理性、以往的知识积累都帮助不了我们。也许我认识到我必须往这条路走,尽管就我的知识和经验判断这条路上没有利全是弊,但我明白这是我应当走的路,我就坚决走下去,一个重大的决定就做好了。那叫山穷水复疑无路,结果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在命运抉择的重大关头我们依靠的不是头脑的力量,而是心灵的力量。在这里不是科学出现了,而是艺术出现了,是宗教的情怀出现了,是哲学的智慧出现了。所以我们要为人生做好心灵准备,这种准备是需要通过阅读经典来获得的。
让经典思想来回答当代问题

我们身上都有孔子的影子,尽管是80后,尽管掌握了很多西方观点,仍然不妨碍我们成为中国人。尽管我们懂那么多的数理化,乃至整个西方的哲学,但孔子还在我们身上。

转载|王德峰:经典阅读与我们的时代

比方说,我们的汉语系统里有诸如“觉悟”“因果”“心心相映”,这些词都是佛学来到中国之后产生的。这些词被我们言说,也就参与了我们民族对世界的基本理解和人生态度的形成。所以说中国的儒道佛三家的经典,不是西方外来的陌生的东西,而是我们自己的亲身感受,这一点是非常基本的。经典怎样存活在我们这个时代?我们对经典应该持何种态度?不是尊重,而应是热爱,让它在我们这个时代焕发出它应当有的生命力,能够让经典的思想来回答当代问题。

转载|王德峰:经典阅读与我们的时代

所以我对“国学热”,第一,我觉得是应当欢迎的现象;第二,“国学热”要提高为另外一种目标,就是构筑经典,我们中华民族要重拾大道。不要以为这个任务过分宏大,以至于我们无法胜任,这其实是每个人都能胜任的。
经典活在每一个时代对其的重新解释里,就像贝多芬的音乐,我们如果能够听到最古老的贝多芬交响曲的指挥版本的话,会发现和今天我们指挥的差别非常大。这就是今天的人让贝多芬继续活着的方式,因为他有必要活着,因为他展现出来的思想、情感的境界,仍然是真理。所以在阅读经典的时候,我们并不是在经典面前跪下,那是单纯的一昧的崇敬和敬畏。我们站起来阅读经典,因为它能够帮助我们回答当代的问题,所以我们热爱它。我们对一部经典和一部伟大的艺术品的最佳态度不是崇敬,而是热爱。这是我们民族精神延续、生生不息的唯一的方法。我们不能因为西方的真理不能解决自己的问题,就完全走向复古。
经典充满了被重新解释的可能性 

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乃是因为它充满了重新被解释的可能性。而那些算不上经典的作品,它们的意义是被定义的了,没办法再去解释它了,它说的太清楚、太具体、太教条了。经典不是教条,它富有生命力,它不朽。所以阅读经典方法的第一条,就是别把它当作一个完全确定了的知识来记忆,而是我们从中能体会到多少?这取决于我们的经历,取决于我们所处的人生的阶段,取决于我们生命感受的范围。也许我们的生命感受还是那么狭窄,所以大段的文字我们不能领会,但只要你领会一点点,就把已有的人生体会提升了,这就是一个重大的收获。
阅读经典时我们要焕发想象力,要有这种思想的能力。这就是反思的判断力。康德认为这种反思的能力是伟大的天赋,这样说太严格了。那么我们没有天赋的人怎么办?其实反思的能力在后天也还是可以训练的。我们通过艺术作品和人文典籍来培养反思的判断力,使我们心灵的另一种能力得到发挥。我一直强调一点,就是人类心智的最高能力不是理性。感性有很高的境界,它高于理性,那叫作“性灵”,是“性灵的力量”。  

转载|王德峰:经典阅读与我们的时代

在经典的世界里面,我们的性灵得到了开启,也就是我们的想象力、哲学和感悟的能力得到了滋养和发挥。我们不能把性灵放到边上不去管它,让它慢慢的枯竭,那我们就失去了创造力。所以不管你学的是什么专业,乃至非常技术性的专业,你仍然要关注人文经典。因为在专业领域,有时候也需要你有所创造、需要发挥想象力。上次有个数学系主任就说,数学到后来都是什么?都是需要想象力的。他说他对待数学中最难的题目是很开心的,因为他的想象力被唤起了。 
打开被严格的逻辑思考所压抑的心灵

中国的人文典籍包含文学典籍、史学典籍和哲学典籍,尤其中国的哲学典籍需要我们发挥想象力。中国的哲学看不到严格的逻辑推论,在庄子、老子的作品里是读不到这种东西的,反而读到的是文学。读庄子的《逍遥游》,你不仅是好像读一个很生动的形象,还焕发起极广阔的想象。文学的经典就更是如此了。我们借助形象在感悟人生,打开人生的境界。这件事情是那么美好,它不是要求我们紧张的思考,而是要求我们亲切的体验,久而久之,我们的心中会有另一种发展方向,它长久的被严格的逻辑思考所压抑着。在阅读中国文学的典籍的时候,这个方向就发展起来了,我们便潇洒起来了,我们的心胸便开阔起来,我们有一种比较自由自在的心态。 

转载|王德峰:经典阅读与我们的时代

我小时候虽然非常喜欢文学,但注意的是辞藻的华丽、文辞组织的美妙及一些警策的句子。比如“人生自古伤离别”,比如“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好句子!我以为这些句子就代表了好的诗歌,后来我才明白,其实更好的句子并不是警策和概括,更好的诗是打开了阔达的意境。比如“多情自古伤离别,执手相看泪眼”都是好句子,但根本不如“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那才是阔达的意境。“伤离别”的“伤”就伤在这里。还有“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这种境界叫“沉郁”。后来我就懂了,诗贵沉郁。辛弃疾那首词的下半阙,“平生塞北江南,归来华发苍颜,抚被秋晓梦觉,眼前万里江山。”这不仅是警策而已,那是人生之境界。辛弃疾晚年潦倒,平生壮志未酬,在秋天的晚上盖着粗布的被子做了一个梦,梦醒过来——大家体会一下,想当年叱咤风云要收复中原,如今已经没有希望,在梦里又回到当年的情景,一觉醒来。你怎么写这个无限落寞的心境?只有一种写法,“眼前万里江山”,这就是好诗了,没有必要一定要用美妙的句子,但唯有这样写,才能把无限酸楚的意境表现出来,那就是沉郁。所以在诗歌当中,我们不是读到关于人生的意义,而是读到对人生的最深刻的体验,对命运的领会。艺术是打开一条路让我领会真理,我们的心因此充实了,因此得到滋养,我们能够体验和感悟人生,于是我们的心灵就有了力量。这是经典对于我们最重要的收获,是任何的学问、科学所无法取代的。
人文典籍是我们心灵栖息的家园

中国人没有上帝,那么靠什么让我们的心灵栖息?靠伟大的人文典籍。  
我们这个时代要求每个人去重新寻找他的意义。马克思说了,“于是,个人只能在自己的灯光下思考哲学”。

转载|王德峰:经典阅读与我们的时代

我们要重新去寻找,于是找到了经典。它不仅对于我们滋养心灵,发挥想象、直觉和感悟很重要,对我们安身立命也十分重要。西方文明不可能把它的理性规范植入到我们中国人的内心深处,让它安定下来。这件事情五四新文化运动想做,但终于没做成。我们可以遵从一个理性的规则,但不会把这个规则看成是安身立命的所在。这一点我们做不到。所以我们不得不返回到自己民族文化的根基中来,回到先秦的智慧里去,先返本,然后要开新。这就是我认识到的经典阅读与我们时代的关系。
转载|王德峰:经典阅读与我们的时代
转载|王德峰:经典阅读与我们的时代
转载|王德峰:经典阅读与我们的时代
扫码关注
转载|王德峰:经典阅读与我们的时代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