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藏于省图书馆里的古籍“国宝”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News/2012-10-22/4666.html 据省图书馆特藏部的工作人员介绍,古籍需要一个恒温、恒湿、洁净、安全的特定收藏环境。如何保证书库的恒温恒湿呢?首先,古籍库设定了恒温恒湿的中央空调系统或恒温恒湿空调机组,以保证书库的温湿度能保持在标准要求的范围内。  平均酸碱度是一个衡量古籍生存状况的有效数据,数值下降得越多越快,就说明保存状况越恶劣越急迫。有报道称,以宋元古本为例,其从诞生到20世纪60年代,历时900多年,平均酸碱度下降了一个单位。此后仅30年又下降了一个单位。  据工作人员介绍,近些年,省图书馆在善本库房安装了温、湿度自动监测记录仪器

探秘藏于省图书馆里的古籍“国宝”


  • 时间:2012-10-22 05:18:01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不详


  张学良与七位要人书信保存在此

  张氏帅府的藏书到底有多少册入藏不详,但值得一说的是他收藏的一套清雍正年间铜活字印本《古今图书集成》、张学良将军东北易帜前七位要人与他的书信《玉屑瑶华》一书,张学良将军30寿辰的部分贺联等都完好的保存在省图书馆。“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关东军将司令部设在沈阳,并加紧对东北文化的掠夺。先后收藏了沈阳故宫的全部藏书,以及张作霖帅府的个人藏书,总计约10万册。他们将这些掠夺来的古籍除故宫所藏仍存原处外,其余均转移到张氏帅府,成立了伪满国立奉天图书馆。同时为了进一步丰富其馆藏,又先后接受了东北的日本学者及中国学者的捐赠图书。从馆藏善本书的藏书印看,以日本学者稻叶岩吉先生和中国学者阚铎先生捐赠书居多。

  在伪满洲国任职的中国学者阚铎先生,所赠藏书有800多部,绝大部分为古籍书,其中最珍贵的有清王仁俊的稿本《管子集注》。王仁俊是清末著名学者,精于经籍考据之学。他以光绪五年杨忱影宋刻本《管子》为底本,汇集了以前历代诸家关于《管子》的校注,抒发己意,用蝇头小楷写在每页书的天头、地脚、字里行间,取名为《管子集注》。该书因没有出版,世间仅存此一部,因而更加珍贵,成为后人标注《管子》资料的珍贵文献。

  4万多册罗氏藏书质量高、价值大

  罗振玉,字叙蕴,号雪堂,曾任清末学部参事,后出任长春伪满政府参议、检察院院长等职。罗振玉的一生不仅在学术上的贡献是突出的,其藏书也非常丰富。他的藏书积四十余年收购所得,其藏书标准不仅限于宋、元以来的刻本,还有大量的甲骨、金石、拓片、档案等重要资料及罕见珍本,其藏书量总计约13万多册,除一部分散失外,绝大部分收藏在大连图书馆、省档案馆和省图书馆。

  省图书馆收藏的罗氏藏书,是1949年由其孙罗继祖捐赠给政府,并由政府将其中的善本和自刊本的大部分交由省图书馆收藏的,约4万多册。其中,宋、元版书30余部,明刻本100余部,明清抄本200余部,还有罗氏稿本近30部,题跋本60余部及朝日版本近400部。省图书馆内罗氏藏书质量之高、价值之大,在馆藏善本书来源中仅次于长春伪宫和沈阳故宫的藏书。特别是他收藏的稿本和抄本,多为稀见本和孤本,随着时间年代的流逝,越来越显示出它的特殊价值。如清初抄本《中山见闻录》记录了努尔哈赤的兴起和他的征战史实,清道光朱昌颐抄本《出围城记》,记录了英帝国主义者1842年入侵上海、宝山及中国人民抗击侵略者的史实。最值得一提的是,他收藏的清代王念孙在自己篆刻的《广雅疏证》一书上与其子王引之重新删改补正的手迹,成为馆藏稿本之精品。

  那么,这些价值连城的古籍都是怎么来的呢?据省图书馆特藏部主任周越介绍,省图书馆藏书特色正是源于比较特殊的历史原因。辽宁省图书馆是1948年底由哈尔滨迁到东北经济文化中心沈阳的,在古籍收藏方面,先后入藏了原长春伪宫的大部分藏书,长春伪中央银行的藏书,国立沈阳故宫博物院图书馆的藏书(包括沈阳故宫全部珍藏),还接受了其他图书馆和个人的藏书,自此奠定了馆藏古籍善本书的基础,构成了馆藏特色。

  本版稿件均由首席记者 吴双采写省图书馆的善本书库。 图片由省图书馆提供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