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图书馆公共艺术创作的转型思路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LunWen/2017-02-03/114605.html 关键词:图书馆;公共艺术创作:转型原则 摘 要:本文介绍了公共艺术在当代的角色和任务,论述了国内大学图书馆公共艺术创作的现状及其转型的必要性,在此基础上,以安徽工业大学图书馆新馆为例,提出并详细论证了当代大学图书馆公共艺术创作转型应遵循的原则。 中图分类号:G25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1588(2009)03-0091-03 1 公共艺术在当代的角色和任务: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 人们对“艺术”常怀敬慕之心。她,高贵典雅,超尘脱俗,似乎只适合静止于博物

大学图书馆公共艺术创作的转型思路 ------——以安徽工业大学新图书馆为例


  • 时间:2017-02-07 19:20:11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陈光华

沿着宽大的台阶拾级而上,诗仙身影渐入眼帘。左手捋美髯,右手执书卷,长衫舞秋风,飘逸天地间。诗仙与墙壁融为一体,轩昂于馆门一侧,馆门随其曲线而张弛。书则做了门楣,平添了一个左高右低斜倾着的写意。这不是一幅毫无诗意的画像,诗仙体表错落有致的凹凸明确地昭示,这是雕塑。李白是中国历史文化的杰出代表,以其饰门,某种意义上是以中国文化之精深示人。莘莘学子若要诗仙面前过,必听其敦敦教诲、忆其铁杵磨针,再悟其豪情满怀、自信人生之洒脱,终不至岁月轻掷、年华虚度。

走过“诗仙门”,便见“书径梯”。每一阶踏步都由钢化玻璃仿成了线装古籍,且不裁边角,就那么漫不经心地旋叠至五层。竹牍卷卷相接,则成了扶手。梯内配设不同灯光,显得古色古香、通透富丽。无论从梯外观赏,还是在梯内流连,读者都定会在脑中涌出“书至极处”、“铁鞋踏破”之类的勤学名句。循书而上,学子们承袭的就是“书径梯”营造的这样一种精神特质:书山有路、奋勇攀登。

3.2摒弃平铺直叙.激发抽象思维

平铺直叙的公共艺术就是写实的艺术。大多国内图书馆的公共艺术形式是这样。一个个大写意被平铺直叙在门厅走廊.因是毫无生机的对生活的模仿.人们总会在最初的匆匆一瞥后即在心底做出客观的结论:高明或拙劣。真实的表象遏制了人们探寻作者意图的欲望,手段愈高明,遏制愈甚,甚或艺术家的意图无需任何审视就能感受到。让这样的公共艺术去美教大学生确实有些勉为其难。

抽象的公共艺术,远离了对于生活的简单模仿,线条简单、形态单纯,既简练精至又内涵深厚,不能粗暴地被冠以像与不像的标准。面对抽象的公共艺术,人们唯一能做的只有想象、再想象。

现代大学生,伴着动漫长大,流连虚拟空间。他们热爱抽象.抽象的概念、抽象的创造总能使其深深思考。那些被夸大、被抽象、远离生活却又透着生活影像的艺术常常震颤其心灵,它们总在不经意间跳进他们的心底.甚至如影随形,而他们则赋于这些艺术以思想、以人格、以个性,这便是人与艺术的互动,主角当然是动态的抽象公共艺术,传统的公共艺术无法担当此任。

再以安徽工业大学图书馆新馆为例。自二楼大厅仰望,三楼休闲厅廊边上的雕像就耀入眼底。作品为阴雕.即所有线条皆因直接腐蚀大理石背景而成,凹陷入理,不可分割。作品为四组,分别以“谐、索、勤、拓”为名。虽表现的是人,形式却极抽象,内涵亦很深刻.读者长期目染,终会从懵懂到欣赏,丰富抽象思维,提高创新能力及审美情趣。

3.3消弥纯粹看客.使其感同身受

传统的图书馆公共艺术,受多种因素的制约,其特点一用来点缀环境,二供人观赏,与博物馆公共艺术别无二致。人们或许会以赏梅之情对其吟哦,亦或以观荷之意对其颔首,但终归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没有互动参与的审美过程,必定苍白乏力,最多算做审视。视觉需求固然重要,但参悟的过程却更让人感动。感同身受是一种享受,对艺术的感同身受则是一种境界。

当代大学生,乐观向上、积极进取、追求平等、参与意识强烈。与之相匹配,图书馆的公共艺术亦应当是欢畅的、热烈的、流动的,让人想抚摸,想拥抱,情不自禁地想拥有。大学生浸淫其中,会逐渐感悟其所包含的文化内涵、彰显的精神特质。

为了表现感同身受的公共艺术,安徽工业大学新图书馆在三楼休闲区的一角,放了一只雕塑,名日磨杵。亚光色不锈钢的石凳,澄黄不规则的铁杵,只消一眼.人的思绪便立时飞入“只要工夫深,铁杵磨成针”的悠远意境。只是独不见了磨杵的老妪。看似留有缺憾,实则深埋伏笔。学子勤学之余,尽可于石凳小歇,感时忆昔,或权充磨杵之人,体味求索之艰辛。当此时,人杵合一.早已没有了陌生的看客,只有于自家书屋吟哦般的享受者。

四楼大厅正中,静立着一只方鼎,“劝学鼎”,寓殷殷劝学之意。其三维皆数米,体形巨硕。三足不高,四周设门,人可入内。静观其表,仿腐蚀的青铜肌肤透着荒凉的古韵.仿佛亘古老人正向学子们述说着一个个“黑发白首”的故事。观其内壁,则倚墙而凿的书架与规学劝进的名篇互相交替。学子流连其间,赋鼎以灵性,感受着那份从容;鼎则催人奋进,以励志文章授学子一份急迫。鼎内外倚壁设凳,古拙而不规则。常见学子或骑座而读,或倚鼎静思,此时人鼎交融,颇有些堪比肩“落霞孤骛、秋水长天”之默契。人对艺术的感同身受此时已然极至。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