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撬动公共图书馆服务模式的新支点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LunWen/2017-02-02/96409.html 张琳(黑龙江省图书馆,黑龙江哈尔滨150090)关键词:新媒体;图书馆服务模式;公共图书馆摘要:文章从新媒体的技术特征方面分析了在新媒体环境下公共图书馆从纸质资源被动提供向主动嵌入式方向的发展、从单一的到馆服务被动接待向主动吸引读者方向的延伸、信息资源开放共享理念与公共图书馆资源限制性共享的平衡。中图分类号:G258.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1588(2014)12-0024-03收稿日期:2014-10-01作者简介:张琳(1981-),黑龙江省图书馆馆员。1引言新媒体一词来源于拉丁语“Me

新媒体,撬动公共图书馆服务模式的新支点


  • 时间:2017-02-06 16:11:12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张琳

张琳

(黑龙江省图书馆,黑龙江哈尔滨150090)

关键词:新媒体;图书馆服务模式;公共图书馆

摘要:文章从新媒体的技术特征方面分析了在新媒体环境下公共图书馆从纸质资源被动提供向主动嵌入式方向的发展、从单一的到馆服务被动接待向主动吸引读者方向的延伸、信息资源开放共享理念与公共图书馆资源限制性共享的平衡。

中图分类号:G258.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1588(2014)12-0024-03

收稿日期:2014-10-01

作者简介:张琳(1981-),黑龙江省图书馆馆员。

1引言

新媒体一词来源于拉丁语“Medium”,音译为媒介,意为两者之间。其最早见于1967年美国CBS哥伦比亚广播电视网技术研究所所长、NTSC电视制式的发明者P.Goldmark发表的一份关于开发EVR(电子录像)商品的计划书,由此掀起新媒体研究的热潮。新媒体是一个时代概念,是相对于传统媒体或是非主流媒体而言的,是一个随时代不断变化的概念。新媒体的每次脱胎换骨都与计算机软硬件、数据通信技术等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资深媒体分析师VinCrosbie定义的新媒体,就是能对大众同时提供个性化内容的媒体,是传播者和接受者融会成对等的交流者、而无数的交流者相互间可以同时进行个性化交流的媒体。这一观点从新媒体与旧媒体之间的区别来强调新媒体的个性化,以及传播者与接受者之间的关系对等,被认为是一个较为完整的定义。媒体的发展通常被认为经历了三个阶段:精英媒体、大众媒体和个人媒体。这三个阶段分别代表着传播发展的农业时代、工业时代和信息时代。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比较热门的新媒体不下30种,如:数字电视(Digital TV)、博客(Blog)、维基(Wiki)、搜索引擎等。

2新媒体的技术特征

2.1信息传播与获取方式

传统媒体的信息传播都是单向、线性的,是一种“一对多”的信息传播方式,而新媒体并不受受众的影响,受众用户不仅可以浏览精彩网页的内容、检索信息查询信息,而且还可以在网上发布信息,与其他用户进行互动交流沟通,分享心得体会。此外,新媒体时代,用户还可以不受时间、空间限制,通过微博(Microblog)、博客(Blog)、微信(Mircro message)等其他渠道获取自己所需信息。

2.2信息交互与表达方式

新媒体可以满足用户随时随地进行互动性表达、传递与获取信息的需要。在新媒体环境下,用户既是信息的接收者和传播者,更是信息的生产者,用户可以随时利用新媒体获取新的信息内容,发表自身见解;也可以将自身拥有的信息传递到新媒体中,与他用户进行互动交流。新媒体即时互动的特点提升了用户获取信息的效率,并使用户更融入其中,用户可以充分通过虚拟的网络环境实现自身表达的权利。

2.3信息推送与社群联动

互联网会根据用户的喜好和检索行为主动将信息推送给用户,用户根据提示,利用多媒体技术实现一站式检索。在新媒体环境下,用户群体也体现出社群化特征,拥有共同信息需求的用户聚集在一起,共同传递、获取、利用、讨论相关信息。

新媒体的“新”除了新技术所带来的“数字化”“大容量”“易检索性”“高交互性”这些特点外,还具有传播主体的多元化、传播内容和形式的多样化、传播行为的主动性、传播速度的高效性等特征。

3新媒体环境下公共图书馆面对的挑战和发展机遇

3.1服务内容的重大转型

二维码条形码(Two-dimesional Bar Code)作为一种成熟的信息存储和识别技术,与手机结合在一起,成为连接网络世界和现实世界的全新通道,大大地扩展了二维码的应用领域。对于二维码的研究始于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其得到广泛的普及。二维码的种类繁多,技术标准也不尽相同,普及化程度最大的编码格式目是QR Code。国内很多公共图书馆,包括高校图书馆都在自己的门户网站制作了本馆相应的QR码,然后漂浮在自己网站上或印制在“图书馆入关指南”、“图书馆宣传页”及其他公共场所,读者通过手机客户端或其他识别软件进行识别,即可随心所欲地获取图书馆的基本信息及其他服务。

2010年,台湾大学图书馆首次在其馆藏目录TULIPS中使用QR Code,其将每一种馆藏建立一个唯一的QR Code,读者除了使用原网页所有功能外,还可用手机读取QR Code中存储的信息并快速记录。大陆也有很多相关的应用,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在对本馆一站式信息资源检索系统——“思源探索”系统改版升级的过程中运用了二维码技术,对每一条检索结果都增加了手机二维码的功能,当读者在“思源探索”系统中进行书目检索时,检索结果列表中会提供“手机二维码”选项,读者只需运用手机或移动设备上的二维码软件,通过摄像头扫描某条检索记录的二维码即可获得该条记录的相关信息(包括题名、作者、出版信息、馆藏地等),更方便快捷。图书馆将二维码和图书馆一站式检索系统有效地整合在一起,改善了用户的体验,构建了新型高校数字化图书馆的模型,同时也对未来图书馆的移动服务模式作出了展望。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