馆员走进院系嵌入式服务自我创新与实践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LunWen/2017-02-02/96073.html 李彦芝,李玉玲(滨州医学院图书馆,山东烟台264003)关键词:嵌入式服务;走进院系;协同教学科研;高校图书馆摘要:图书馆从组建学科服务组开始,经历了成功破冰和持续发展,现在正在尝试走院系融入教学、科研嵌入式服务优化的道路。文章建议运用组织关系,巧用营销宣传策略,搭建服务优化互动平台,开辟课堂嵌入、科研嵌入的嵌入模式新天地,从而提高用户对图书馆的认知度与关注度,展现高校图书馆服务教学科研的新能力、新贡献。中图分类号:G252.8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1588(2014)12-0045-03收稿

馆员走进院系嵌入式服务自我创新与实践


  • 时间:2017-02-06 12:09:16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李彦芝,李玉玲

李彦芝,李玉玲

(滨州医学院图书馆,山东烟台264003)

关键词:嵌入式服务;走进院系;协同教学科研;高校图书馆

摘要:图书馆从组建学科服务组开始,经历了成功破冰和持续发展,现在正在尝试走院系融入教学、科研嵌入式服务优化的道路。文章建议运用组织关系,巧用营销宣传策略,搭建服务优化互动平台,开辟课堂嵌入、科研嵌入的嵌入模式新天地,从而提高用户对图书馆的认知度与关注度,展现高校图书馆服务教学科研的新能力、新贡献。

中图分类号:G252.8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1588(2014)12-0045-03

收稿日期:2014-11-05

作者简介:李彦芝(1964-),滨州医学院图书馆副研究馆员;李玉玲(1979-),滨州医学院图书馆馆员。

*本文系山东省高等学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知识嵌入视角嵌入科研项目知识转移化服务研究”的阶段性成果之一,项目编号:J13WL55。

1嵌入式服务起航

近年来,起源于西方图书馆的嵌入式服务,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其理论框架越来越清晰,其实践遍地开花,尤以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图书馆的“嵌入式信息专员”为代表[1]。嵌入式服务的主要特性是工作定位是以用户为中心而非图书馆;服务主体是学科服务专家而非通才馆员;依赖嵌入式馆员精、深、广、全面的知识而不是图书馆技能;目标是通过知识管理提供知识增值服务,进而提高用户对图书馆的依赖度。嵌入式服务的实施将彻底改变单一的图书馆传递和交付服务。

目前国外的嵌入式服务开展得如火如荼,引入国内的嵌入式服务研究和实践也呈蓬勃发展之势。嵌入式服务作为学科化服务的升华,提升了高校图书馆的服务水平、科研水平,越来越得到国内图书馆界同仁的认可,越来越多的图书馆专家、学者开始关注、研究、尝试探索多样式的图书馆嵌入式服务,越来越多的图书馆加入到践行嵌入式服务的行列。

滨州医学院图书馆于2006年正式成立了高校图书馆学科馆员服务组(8个学科服务组),从此迈开了面向滨州医学院八大院系学科服务的第一步。期间,其遭遇了工作初始阶段的“破冰”之难,也经历了由点及面的“融冰”之旅,到今天,历经8年曲折发展,其开展了一系列创新服务实践活动。

1.1针对本科生读者

从2006年至今,滨州医学院图书馆连续7年联合学生处、团委举办图书馆学科服务宣传月活动,开展了读者沙龙、读者信息素质教育系列讲座、数字图书馆应用知识系列培训讲座、图书馆走进教学基地、院系送书刊服务、图书馆应用知识竞赛有奖知识问答、爱心人士图书捐赠活动、网上报告厅展播、读者问卷调查、大学生征文比赛、青年志愿者表彰及换届大会、大学生读书论坛等一系列活动,让更多学生走进图书馆、走进学科服务,让广大师生更好地感受到图书馆服务的意愿和热情。这一系列活动的开展,引导更多渴求知识的学生走进书香四溢的书库,攀登书山,遨游书海。图书馆试图用“智囊”这一角色为每一位求知大学生的校园生活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1.2针对教师

为更好地服务科研、服务教学,滨州医学院图书馆开展了走进教研室微讲座和微培训活动。根据教师上课忙、时间宝贵的特点,图书馆提前联络好教研室,将讲座和培训时间控制在十几分钟之内,短时间内快速把图书馆所有资源和服务介绍给老师,现场解答学生利用图书馆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全方位征求其各种建议,让图书馆在最短时间内为用户提供更多的有效信息,让老师真正青睐图书馆的便捷服务。

在传承着多年学科服务的同时,面对今天很多高校学科化服务、不断创新发展、不断拓展升华的局面,滨州医学院图书馆在广泛调研、总结经验的基础上,于2013年4月7日启动了“走进院系嵌入式服务”活动仪式,走进院系嵌入式服务正式起航。

2明确嵌入院系服务理念与目标

P.B.Knap在1956年曾高瞻远瞩地提出:“图书馆用户教育并非单独由图书馆员提供,而应该与院系一道,将用户教育融入到学校的教学、科研工作中去”[2]。这一远见卓识应该称得上是嵌入式服务理念最早的萌芽,此后,图书馆界开始了日渐深入的嵌入式服务理论体系研究和实践性探索。随着对嵌入式服务研究的深入,人们的关注点从服务主体转移到服务客体,又转移到服务内容。图书馆界开始直接呼吁馆员跳出传统图书馆环境,将其置身于与科研人员、教师协调合作的现场[3],并倡导嵌入式图书馆服务要“为有明确需求的特定用户提供高度定制与高质量的信息与知识”[4]。因此,嵌入式图书馆工作的最佳境界,不是一个团体与另一个团体的联合,而应是其在某种程度上的整合[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