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视域下高校图书馆的职能拓展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LunWen/2017-02-02/95120.html 收稿日期:2016-05-26作者简介:陶晶雯(1985—),广州大学图书馆助理馆员。本文系广州市教育局科研资助项目“‘广州市学生心理健康’信息资源支撑体系研究”的阶段性成果之一,项目编号:2012B017。陶晶雯(广州大学图书馆,广东 广州510006)关键词:高校图书馆;国学;图书馆职能摘要:文章在对“国学”一词进行深入辨析的基础上,发现高校图书馆与国学之间有着必然的联系。为此,高校图书馆理应对青年中方兴未艾的“国学热”做出回应,在提升大学生的文化素养中发挥更多的作用,在整合国学资源中承担更多责任。图

国学视域下高校图书馆的职能拓展


  • 时间:2017-02-06 02:53:25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陶晶雯

收稿日期:2016-05-26

作者简介:陶晶雯(1985—),广州大学图书馆助理馆员。

本文系广州市教育局科研资助项目“‘广州市学生心理健康’信息资源支撑体系研究”的阶段性成果之一,项目编号:2012B017。

陶晶雯

(广州大学图书馆,广东 广州510006)

关键词:高校图书馆;国学;图书馆职能

摘要:文章在对“国学”一词进行深入辨析的基础上,发现高校图书馆与国学之间有着必然的联系。为此,高校图书馆理应对青年中方兴未艾的“国学热”做出回应,在提升大学生的文化素养中发挥更多的作用,在整合国学资源中承担更多责任。图书馆本身所具有的综合性和整体性以及它与国学天然的渊源和理念上的趋近理应引起图书馆人及国学研究者的重视。

中图分类号:G25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1588(2016)06-0026-03

1“国学”概念辨析

“国学”一词最早在西周时期就用以指代国家开办的学校(国学者,在国城中王宫左之小学也——《周礼·正义》),其中还有大学(教授礼、乐、射、御)、小学(教授书、数)之分。后来逐渐演化为太学、国子学、国子监,最后成为行政意义上的国家最高级别的学校。从西周到清代,国学都是传播国家主流意识、文化的机构,并在“独尊儒术”后成为释读、学习、研讨以儒家思想体系为主体的经典教育场所。因此,古代的国学和现代意义中的图书馆从诞生之日就有着部分职能上的重叠。

清代中晚期以后,“国学”逐渐朝着现代意义中的国学概念演化。“国学”的出现并不是孤立的,它的对应词是“西学”。西学是19世纪开始涌入的来自西方文明的知识文化体系,“国学是与‘西学’相对应而产生的一个概念”。[1]也就是说,“国学”诞生在强烈的民族危机背景下,伴随着中华民族前所未有的文化反思浪潮。

整个20世纪,中国所有学科都在朝着现代化的转型目标中艰难地前进,在此背景下,“国学”这个概念才被学界重视,赋予新的时代内涵。哲学家张岱年认为:“国学之名,兴起于民国初年……所谓国学即中国学术之意。”[2]随着章太炎等学者的影响力,“国学”一词在国人中得到广泛的认可和传播。

目前,学界普遍认可的国学指“中国传统学术文化”。但相较于划定“国学”清晰的概念边界,人们更应重视“国学”背后易被忽视和混淆的几个问题:①“国学”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语境中,有着不同的意义。②现代意义上的“国学”概念是在西学东渐的大背景下提出的,它并不能等同于“传统文化”这样的大文化概念,而是“学术”和“学问”。“所谓学问,侧重于有关传统文化知识体系的积累与梳理;所谓学术,侧重于有关传统文化研究方法的继承与创新。”[3]③国学是关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学术体系,它存在的根本依然是其鲜明独特性,因而它必然以儒道释为主流的经、史、子、集为核心,包含了哲学、宗教学、伦理学、文学、礼俗学等学科,是综合性的学术系统。

2高校图书馆与国学之间的必然联系

图书馆和“国学”有着根深蒂固的历史渊源。著名历史学家、图书馆学家柳诒征,1927年出任江南图书馆馆长,1929年10月江南图书馆定名为江苏省立国学图书馆,也就是在中国图书馆史上大名鼎鼎的“国学图书馆”。这充分说明在中国现代图书馆的萌芽阶段,图书馆人已经赋予了其建立、普及“国学”的职能。更有部分学者认为:“中国近代图书馆的思想基础是‘国学’‘整理国故’运动推进了近代图书馆的建设。”[4]国学中蕴含的人文精神也是中国图书馆的精神根基。

2.1高校图书馆需要对青年中方兴未艾的“国学热”做出回应

近年来,青年对传统文化的学习热情逐渐高涨,尤其是对高校学子来说,学习“国学”已经成为一种潮流和时尚。现在在大学校园和课堂中可以随处看到身着汉服专注《四书五经》等经典阅读的学生,他们也热衷于参加各种带有传统民俗性质的活动,热衷于学习茶道、书法、古琴等传统艺术。学习国学固然是一件好事,但同时也要看到,受青年心理成长状况和学识所限,这波在青年中兴起的“国学热”中不乏对其一知半解造成的误读,出现了一些过激、排他,甚至是极端民族主义倾向,以至于在他们之中会流行“崖山之后无中国,明朝之后无华夏”这类偏激的说法,或是拒绝与西方文明继续对话,全盘否定一切来自西方的思想文化。再加上伴随“国学热”而来的国学大众化、通俗化的趋势,也给高校国学研究者和教育界专家提出了要求:如何引领大学生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正确理解和弘扬国学成为必须面对的问题。为此,作为大学生主要学习场所的高校图书馆,理当发挥其教育引导职能,为他们提供更加便捷、更加专业、更加系统的学习国学的渠道,以满足广大学生的求知欲,使其免于因缺乏知识而造成的狭隘偏执。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