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在信息社会公共图书馆的公众信息素养教育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LunWen/2017-02-02/94560.html 李晓云(深圳市盐田区图书馆,广东 深圳 518081)[摘 要]泛在信息社会赋予了公共图书馆加强公众信息素养教育的迫切使命。以公众为中心的信息素养教育体系需借助联合的力量、共享的空间、开放的资源、丰富的内容以拓展信息素养教育的功效,使公众的信息素养在潜移默化中受到影响,得到提升。[关键词]公共图书馆 信息素养 素养教育 泛在信息社会[分类号]G2511 泛在信息社会的内涵及特征泛在信息社会是信息社会发展的高级阶段,是建立在智能化网络、计算机技术以及数字技术基础设施之上的技术社会形态,其核心思想是信息技术会

泛在信息社会公共图书馆的公众信息素养教育


  • 时间:2017-02-05 19:17:07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李晓云

李晓云

(深圳市盐田区图书馆,广东 深圳 518081)

[摘 要]泛在信息社会赋予了公共图书馆加强公众信息素养教育的迫切使命。以公众为中心的信息素养教育体系需借助联合的力量、共享的空间、开放的资源、丰富的内容以拓展信息素养教育的功效,使公众的信息素养在潜移默化中受到影响,得到提升。

[关键词]公共图书馆 信息素养 素养教育 泛在信息社会

[分类号]G251

1 泛在信息社会的内涵及特征

泛在信息社会是信息社会发展的高级阶段,是建立在智能化网络、计算机技术以及数字技术基础设施之上的技术社会形态,其核心思想是信息技术会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情况下,通过网络通信或智能感知达到人与人之间、人与物之间、物与物之间的互联状态。泛在信息社会中,公众能够随时随地灵活应用各种信息,充分享受泛在信息和泛在服务给生活带来的便利。

“泛在”,英文为Ubiquitous,来自拉丁语,意为“无所不在、普遍存在、到处存在”[1]。所以,泛在信息社会呈现出的特征也将是信息无处不在、服务无处不在、技术无处不在、网络无处不在,具体表现为:①信息泛在。公众可以在4A(Anyone、Anytime、Anywhere、Anything)空间下实现信息的获取。②服务泛在。在泛在信息社会的动态系统中,各种系统和功能都围绕人的需求驱动和设计,可让人们感知到服务无处不在,并能提供个性化的服务。③技术泛在。RFID设施及技术、物联网设施及技术虚拟化且无处不在;云计算下的平台技术、软件技术也已经虚拟化、泛在化,无处不在。④网络泛在。2009年9月,ITU-T(国际电信联盟远程通信标准化组织)将“5C+5Any”作为泛在网络的标准,5C包括融合(Convergence)、内容(Contents)、计算(Computing)、通信(Communication)、连接(Connectivity)。5Any为任意时间(AnyTime)、任意地点(AnyWhere)、任意服务(AnyService)、任意网络(AnyNetwork)和任意对象(AnyObject)[2]。

2 公众信息素养的内涵及构成

2.1 泛在信息社会公众信息素养的内涵

美国布拉格宣言中将信息素养描述为包括人对信息重要性和需要的知识,以及为解决面临的问题确定、查询、评价、组织和有效生产、使用与交流信息的能力,是人(信息主体)有效进入信息社会的前提条件,是终身学习的基本人权的一部分[3]。在泛在信息社会,公众信息素养的概念范畴更加广泛和深入,既包含了解及熟知智能网络、通信技术、计算机技术,拥有各种信息处理能力,也包含对信息需求的表达能力,对信息敏锐的感知力、捕捉力和洞察力,同时还要遵守信息伦理道德和知晓信息安全,并能对自我信息行为进行约束和控制。

2.2 泛在信息社会公众信息素养构成

泛在信息社会中,公民必须具备对信息的感知、筛选、鉴别和使用的能力及相关修养。具体来说,公众的信息素养构成应包括:①信息意识。是公众信息素养的首要因素,表现为对信息的需求与挖掘意识、对信息的敏感与捕捉意识、对信息的敏锐与洞察意识。②信息能力。是公众信息素养的重要因素,是泛在信息社会必须要掌握的技能,包括信息搜集与整理能力、信息分析与表达能力、信息鉴别与评价能力、信息构建与协作能力、信息转化与创新能力等。③信息技术知识。是公众信息素养的基础因素,对计算机技术、网络通信技术、智能感知技术等信息技术知识的了解与掌握是公众信息素养提升的基础。④信息伦理道德。是公众信息素养不可或缺的因素,包括信息行为的自我约束与控制、信息规范及安全的遵从。

3 公众信息素养教育的拓展

目前,国内众多公共图书馆利用自身资源、技术优势等开展了多种形式的信息素养教育工作,深化了公共图书馆的教育职能,如利用电子阅览室开展信息素养教育、通过阅读推广开展信息素养教育、借助网络课堂开展信息素养教育等,但纵观效果,似乎并不理想,不仅信息素养教育内容与公众需求不够贴切,且教育力量相对单薄,未能很好地强调公众的体验和参与。因此,公共图书馆应以公众为中心,借助外在力量,丰富公众信息素养教育内容,构建公众信息素养教育平台,最终实现提升公众信息素养的目标。

3.1 联合参考咨询专家,增强信息素养教育力量

1876年美国伍斯特公共图书馆馆长塞缪·斯威特·格林在《图书馆员与读者的个人关系》一文中最早提出“参考咨询”的概念,时至今日已有100多年的历史[4]。他提出参考咨询服务有4大职能,分别是:指导用户如何利用图书馆;为用户答疑解惑;帮助用户选择资源;提升图书馆在公众心目中的地位。就其本意而言,参考咨询是为了读者的信息素养教育,只不过参考咨询是“授之以鱼”,而信息素养教育是“授之以渔”。在现代图书馆的发展进程中,参考咨询的内容不断拓展并得到重视,与信息素养教育的目标逐渐趋向一致。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