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IDE-SECI模型的图书馆知识创造和转化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LunWen/2017-02-02/92498.html 江树青 (安徽建筑工业学院图书馆 安徽合肥 230022)) [摘要] 创造知识已经成为知识经济时代社会生产力发展的重要因素,图书馆是实施知识管理和创造知识的理想组织。本文在介绍知识创造的IDE - SECI模型的基础上,重点探讨由外部知识输入而引导的基于IDE - SECI模型图书馆知识创造和转化实现过程,并给予了现实举例说明。 [关键词]IDE - SECI模型 知识创造知识管理 图书馆 在知识经济时代,生产力的发展不再主要依赖于资本、自然资源和劳动力等传统资源,而是

基于IDE-SECI模型的图书馆知识创造和转化


  • 时间:2017-02-04 16:24:02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江树青

江树青

(安徽建筑工业学院图书馆 安徽合肥 230022))

[摘要] 创造知识已经成为知识经济时代社会生产力发展的重要因素,图书馆是实施知识管理和创造知识的理想组织。本文在介绍知识创造的IDE - SECI模型的基础上,重点探讨由外部知识输入而引导的基于IDE - SECI模型图书馆知识创造和转化实现过程,并给予了现实举例说明。

[关键词]IDE - SECI模型 知识创造知识管理 图书馆

在知识经济时代,生产力的发展不再主要依赖于资本、自然资源和劳动力等传统资源,而是更多地依赖于知识。创造和传播知识已经成为当今社会发展生产力的极其重要的因素。很多企业和机构一直都热衷于研究和实践知识管理。图书馆走知识管理与知识服务之路成为一种必然。但是知识管理实施到今日,许多机构的应变和创新能力却未见起色。其原因之一就是现行的知识管理及其使用的技术把注意力集中于对现存知识的获取、编码、整合、共享上,却未能关注在现有知识的整合过程中新知识是如何产生的。图书馆知识管理活动中也存在着这一缺陷。本文拟从介绍知识创造的IDE - SECI模型的基础上探讨图书馆知识创造和转化实现过程,以期对图书馆知识的动态产生过程有全面深入的了解和剖析。

1 1DE - SECI模型-SECI模型的扩展

知识创造的IDE - SECI模型是对野中郁次郎SECI模型的一个扩展。SECI模型的最初原型是野中郁次郎(Ikujiro Nonaka)和竹内弘高(Hirotaka Takeuchi)于1995年在他们合作的《创新求胜》(《The Knowledge - Creating Company》)一书中提出。野中郁次郎SECI模型是针对日本企业中的知识管理架构而提出的独特见解,对知识创造和知识管理提出了一个新颖的认识。

尽管SECI模型对企业内部的知识转化具有很强的解释力,但耿新通过深入分析认为,SECI模型隐含着两个缺陷:(1)SECI模型将企业视为一个自动生成的认知系统。且系统中新知识仅仅能够通过现有的知识产生出来。而现实中,企业作为社会系统中的生物有机体,外部知识的输人是不容忽视的。(2) SECI模型认为内部知识的动态转化初始于“社会化(S)”阶段,终止于“内化(I)”阶段,并且是单向进行的(如图1)。在考虑到企业外部知识的输人后,这一过程与事实并不相符。

耿新在引入外部知识输人这一因素后,企业知识的转化与创新链条被延长了,其完整的过程包含了外部引入( Introduction).传播共享(Dis-semination)、解释内化(Explanation)、潜移默化( Socialization)、外部明示(Externalization)、汇总组合( Combination)和内部升华(Internalization)这七个阶段,称之为IDE - SECI模型。而且,在这一过程中,不再有明确的起点,而知识转化的方向也不再唯一(如图2)。

2基于IDE - SECI模型的图书馆知识创造和转化实现过程

知识管理的历程包括创造知识,保存知识和传播与分享知识三个阶段,图书馆作为搜集、整理、存储和传播知识信息的专门机构,是实施知识管理的理想组织。图书馆知识管理的直接目标是知识服务与知识创新,IDE - SECI模型作为知识创造经典过程,我们可以将它引入到图书馆知识管理中来,指导图书馆的知识创造活动,提升图书馆应变和创新能力,从而为图书馆知识服务奠定前提和内涵。为了便于阐释基于IDE - SE-CI模型图书馆知识创造和转化的过程,我们先按照IDE - SECI模型的需要将图书馆知识做个分类。

2.1 图书馆知识的类型

2.1.1外部知识与内部知识

按照知识环境范围划分,图书馆知识分为内部知识与外部知识。前者是指图书馆所拥有的知识体系,包括图书馆搜集整理的馆藏知识以及对其进行加工而成的书目、索引、文摘等工具书、购买或自建的数字资源数据库、图书馆规章制度及精神文化、图书馆员所具备的技能和经验等。后者是指图书馆置身于整个社会中外来的知识体系如国家制定的政策和发展规划、时代经济结构特性、技术发明创造等都属于此类型。

2.1.2个人知识和组织知识

按照知识主体划分,图书馆知识可分为个人知识、团队知识和组织知识。笔者为了叙述方便将本是“亚组织知识”的团队知识也视为组织知识了。

2.1.3显性知识与隐性知识

按照知识存取和表达方式划分,图书馆知识可分为显性的图书馆知识和隐性的图书馆知识。前者也称为“明晰知识”,是指能够用书面和系统化的语言表达出来的,以数据、科学公式、说明书、手册、数据库和计算机程序等形式存在的能够容易被表达和分享的知识。后者也成为“默会知识”,是指高度个体化的、难以具体化和沟通的、难以与他人共享的知识,主要包含认知、情感、信仰、经验、技能等5个要素,比如馆员的经验、主观看法、情感,还有图书馆组织的心智模式、价值观和共同愿景等[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