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峰小学堂记》拓文释读 https://www.chnlib.com https://www.chnlib.com/LunWen/2017-02-02/91038.html 丁玉莲 (湖北图书馆湖北武汉430071) [摘要] 拓文中主要讲述了兴办鹤峰小学堂时面临的种种困难及其对策。主观上来看,拓文的字里行间,随处可见杨文勋对个人政绩的标榜。客观上,《鹤峰小学堂记》为研究“清末新政”提供了另一个不同的视角。鹤峰州小学堂的创办不过是清末办学热潮的代表之一,它拓展了学习的知识面,打破了传统私塾教育的局限,改变了墨守成规的封建主义教育理念,给当地注入了新知识新思想,为研究中国近现代教育改革提供了线索。 [关键词]杨文勋;鹤峰州;清末新政 一、与拓文相关的历

《鹤峰小学堂记》拓文释读


  • 时间:2017-02-03 10:12:01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丁玉莲

丁玉莲

(湖北图书馆湖北武汉430071)

[摘要] 拓文中主要讲述了兴办鹤峰小学堂时面临的种种困难及其对策。主观上来看,拓文的字里行间,随处可见杨文勋对个人政绩的标榜。客观上,《鹤峰小学堂记》为研究“清末新政”提供了另一个不同的视角。鹤峰州小学堂的创办不过是清末办学热潮的代表之一,它拓展了学习的知识面,打破了传统私塾教育的局限,改变了墨守成规的封建主义教育理念,给当地注入了新知识新思想,为研究中国近现代教育改革提供了线索。

[关键词]杨文勋;鹤峰州;清末新政

一、与拓文相关的历史概况及录文

鸦片战争以来,经过几次与列强各国的较量后,清政府逐渐意识到自身武器装备、战术思想等各方面实不如人。为寻求救亡图存,全国上下作出了各种尝试,诸如洋务运动、太平天国运动、戊戌变法、义和团运动,但中国社会沦为半殖民地的现实并没有得到逆转。迫于国内外形势,清政府为维护其封建统治,推出了的一系列政治、经济、文化、军事措施,即清末“新政”。但要做到增强抵御外敌的能力与推动民族的崛起,根本问题还在于开民智、育人才、兴教育,“废科举、办学堂”是为新政的主要内容之一。鹤峰小学堂的创办可算是大势所趋的结果。

鹤峰州,古称柘溪、容米、容阳,位于恩施州东南部,与湖南省毗邻。清雍正十三年置鹤峰州属宜昌府,光绪三十年升为直隶厅,隶湖北布政司施鹤道。清光绪年间,鹤峰州为了响应清政府“清末新政”的号召,先后于容阳设立了两所小学堂一一鹤峰州本城小学堂、关外小学堂,又名时育学堂、和声学堂,光绪三十二年本城小学堂由邑绅改名为模范高等小学堂。兴办学堂的推动者为杨文勋,字仪卿,又字麟阁,古吴今筑人,抑或黔江(今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清末甲午年进士,生卒年不详,著有《东道纪行集》、《甲乙之间行卷》。据光绪二十三年杨文勋在《东道纪行集》自述:“甲午春闱侥幸诏分内阁,困难终守,改就外职蹉跎一官,奉檄至鄂。…于江夏寄庐。”杨文勋光绪二十年入内阁,两年后改官鄂省,光绪二十七年任鹤峰知州,次年于鹤峰改建两座新式小学堂。

《鹤峰小学堂记》是杨文勋在鹤峰任期已满之时撰写的四篇碑文,即之后摹拓并编辑成册的影印拓本,文中将其合为两大部分:容阳兴设小学堂记、鹤峰卤西路疏洞垦田记并祭洞祈文碑。原碑则分为四篇展开:《鹤峰州本城小学堂记》、《添设关外小学堂记》、《鹤峰卤西路疏洞垦田记》并《祭洞祈文碑》,此本为线装本,疑为机制连史纸质,版框高24. 5cm宽14cm,6行12字,楷书繁体,碑文多处拓有“甲午进士麟阁之章”、“杨文勋印”、“清白吏子孙督印”、“麟阁谨记”、“臣文勋印”、“容阳司牧”等印。录文如下:

容阳兴设小学堂记

(一)鹤峰州本城小学堂记

读书惟期适用宰化,莫先兴学。予莅兹土,甫下车,即殷殷以培植人才为急务。居恒接见诸生,诘以所学多系墨守旧章、罔知时局。然此间山川清淑、资禀聪异,岂果无人才乎?问其故,方知:“地处偏隅,士多寒唆。有志者,非不欲肄业新学、通达时务,无如坐井观天。无书籍以扩见闻,无师承以资训迪,故所习非所用,虽有才竞无以成其才焉!”

予权篆于斯,与有教育之责。平日留心政要,大惧人才放佚,无以副上宪委任之心。此学堂设所,以亟宜经营,而不能缓也,惟是兴设学堂需款甚巨。当此上下交困之日,无帑可请、无款可筹,况鹤邑疾苦之区!蝼蚁无力岂克为山,精卫何能敢思填海。然天下事,能大为者大为之,能小为者小为之,亦各视夫力耳。不得以其难为,遂置应为者于不为也。

州河对岸有鹤鸣书院,本士子肄业所也,但房屋倾圮、多年失修。幸其地爽垲、其基宏敞,因而用之。商同绅董雇匠重修,并于两旁增建斋舍,复就门前隙地易营田作操场,气象为之一新。然基立矣,费奚筹乎?书院稞谷每年不过百余串,除例付儒学修金、院役斋夫口食外,所余无几,合计学堂用项每年在一千五百串。

谱州之西乡,官田坪,沃壤也。因出水之洞淤塞,百余年来不能种;现则鸠工疏浚,幸流通少阻,于是垦荒芜造仓舍。本年试种芙蓉、荞麦,已获丰收。特招民稞种,按春秋二季所分,约得粮食数百石,又茶厘一宗,共计去今两岁进款一千六百串零。闻明年设庄更多,款亦增益。此项向备月课奖资及省郡委员来州程仪夫马之用,予乃拨归学堂;有此常款,则经费不患支绌矣。统计设学至今,并官田坪开垦费共用六千八百串,余均各有账可稽。此项募之地方富户,由诸绅分赴四乡劝办有家赀富裕者,幸皆深明大义、踊跃输将。合之两年茶厘并本岁官田坪春秋出产,变价通共六千有余。其不敷者,复由予筹补之,而大端亦就绪矣。

回到顶部